蛙蛙酱

孟周爱好者,磕就完了❤️

[良堂]我的戏精男友


“九良,你帮我看一下稿子,这个地方我总觉得别扭。”

 

忙碌的后台,大家都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孟鹤堂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皱,这几天灵感不佳,写出来的东西总觉得差点意思。

 

“我看看。”周九良接过来,思索了一阵,看了看孟鹤堂又看了看稿子,最终犹豫着开口说道,“...要不孟哥你重写吧。”

 

“......”淦,这破孩子。

 

“哈哈哈开玩笑的孟哥,最近我倒是有几个挺有意思的点子,要不要听听?”周九良见好就收,开始讲起自己这几天想出的段子,果然很有趣。

 

“不错不错。”搭档十年了,周九良果然是最了解他的人,几句话就打开了他的思路,一瞬间头脑都清晰了不少。

 

“谢啦,有空请你吃饭。”

 

“跟我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周九良嘟囔着,却被对方瞪了一眼,于是不服气的说,“那择日不如撞日,一会儿散场我们就去吃饭。”

 

“今天不行,今天我还要去相亲。”孟鹤堂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

 

“相亲!?”周九良瞪大了眼睛。

 

“嘘!你小点声。”孟鹤堂一把捂住小孩儿的嘴,路过的七队演员们似乎都听见了这边的动静,不过一个个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俗话说得好,队长队副的事情都少管。

 

“不行,不许你去相亲。”周九良挣扎着挣脱开来,理直气壮的说,“你都有我了怎么还想着要去相亲?”

 

乱了乱了全乱了,孟鹤堂泄气,一屁股坐在旁边,看来今天又失败了。

 

“可以了孟哥,我今天都陪你演一整天了。现在快下班了,总不能让我眼睁睁看着你跟别人相亲去吧。”周九良无奈,谁叫他摊上了一个戏精男朋友呢?

 

今天的任务是扮演一对正常搭档关系的搭档,说起来容易,可他们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好多细节都刻进DNA里了,天知道刚刚孟鹤堂跟他说谢谢的时候他是什么心情,明明很早之前就约定好了不许对彼此这么客气,真想谢的话,亲他一下就好了。

 

“你每次都跳戏...”孟鹤堂小声嘟囔,这家伙就没有一次是跟他认真从头演到尾的。

 

“那不是因为迫不得已吗,不然下回换我去相亲?”

 

“不行!”

 

“你看看。”周九良耸了耸肩,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上扬。

 

孟鹤堂终于是接受了自己强人所难这一事实,其实他只不过是想回忆一下两个人没在一起之前,相互暗恋的那段日子。那个时候周九良才不会大叫着不许他去相亲,顶多只会憋红了脸,想起又不敢气的抱怨一句“怎么又去相亲”。

 

想想就可爱,孟鹤堂感叹这么多年这人好像也没什么变化,反正一提相亲这件事情就炸毛。

 

算了,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孟哥,老周,准备一下要上场了。”前来叫人的二哥似乎忘记了前车之鉴,脱口而出问了一句:“刚刚听你们说相亲,谁要去相亲啊?”

 

周九良坐直了身子,一把将自家逗哏搂进怀里,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听错了,不是相亲,是约会,我俩下班之后要去约会。”

 

好家伙,狗粮就是来的这么突然,刘筱亭回想起自己上一次好像也是因为多嘴问了一句然后就被秀了一脸,嘤嘤嘤果然俗话说得好,队长队副的事情少管。

 

秀走了一个,俩人也没觉得有多害臊,主要这么多年了都是这么过来的。孟鹤堂最终还是放弃了抵抗,一双白净的手被人拉去十指相扣,脸颊,眼睛,嘴唇,也都被吻了一遍,正常的搭档关系终究是没能维持,搭档之情早已经变质!

 

“走!上场!今天学小哑巴,台上你可以好好过把瘾。”

 

孟鹤堂一边整理大褂一边开口,“明天上班我想演一个娇生惯养,被家里宠坏的那种公主病人设,你觉得怎么样?”

 

“......”周九良语塞,“想的挺好,下次别想了。”

 

啧,破孩子。






















这篇又名《破孩子》